【闇黑之心】精彩花絮暨介紹

0
226

【闇黑之心】花絮-末日病毒終止誓言

【闇黑之心】-異變少年的反噬

【闇黑之心】-異變背後的神秘超能力

一群青少年神祕地發展出特殊能力,他們立即被政府視為人類威脅,並受到拘留管束,當中一位能力最強大的少女,十六歲的露碧,找到一個絕佳的機會逃出集中營,並加入一群逃離在外的超能力少年們,共同尋求安全的庇護處,但很快地,他們便發現這個由大人主宰的世界早已背叛他們,逃跑早已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唯獨只有運用他們的超能力形成反抗勢力,才能避免迫害並拿回未來生活的主導權。

【闇黑之心】電影製作本事

【闇黑之心】(The Darkest Minds)是導演珍妮佛尼爾森的第一部真人電影,她以【功夫熊貓】系列電影聞名。電影改編自莉珊卓布拉肯的同名暢銷小說,青少年科幻三部曲的第一集(完整三部曲分別為《闇黑之心》、《闇黑之心02:無盡永晝》、《闇黑之心03:殘月餘暉》)。

【闇黑之心】由阿曼德拉斯坦伯格(【飢餓遊戲】)主演,她本次所飾演的角色為露碧戴里,曼蒂摩爾(「這就是我們」)飾演凱特,布萊德利惠特福(【逃出絕命鎮】)飾演格雷總統,哈里斯迪金森(【放浪沙灘】)飾演連恩史都華,派崔克吉勃遜(「先見之明」)飾演克蘭西格雷,司蓋蘭布魯克斯(【震撼擂台】)飾演小胖,米婭切赫(「美国恐怖故事」)飾演小雀,莉迪亞朱厄特(【關鍵少數】)飾演十歲時的露碧以及格溫多蘭克里斯蒂(「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飾演珍女士。

本片的編劇由查德賀吉擔任,最知名的作品是TNT電視台的「一善之差」和福斯電視台的「陰松林」的發起人、節目統籌與執行製作。

福斯旗下的21 Laps製作公司(「怪奇物語」、【異星入侵】)的薛恩李維和丹萊文擔任製作人,丹科恩擔任執行製作。同樣擔任執行製作還有約翰史塔克。

尼爾森的創作團隊包括了攝影總監克萊默摩根索(【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美術總監羅素巴恩斯(【神奇大隊長】)、剪輯瑪麗安布蘭登(【星際大戰七:原力覺醒】)和狄恩齊瑪曼(「怪奇物語」)、特效監督比約梅爾(【遺落戰境】)和服裝總監瑪麗克萊漢農(【紙上城市】)。

本片於喬治亞的亞特蘭大拍攝,並將在2018年8月24號在台上映。

當露碧在十歲生日那天醒來,她產生了某種變化。一些足以令她父母把她關在車庫並且報警的事情。她最終被送到瑟蒙德,一個嚴酷管理的「康復營地」。她或許幸運地從殺死美國多數孩童的致命疾病中倖存,但她和其他孩子卻產生了更糟的事情:一種他們無法控制的可怕能力。

如今十六歲的露碧是危險人物之一,當事情真相揭露,露碧拼命逃出了瑟蒙德。現在的她正在逃亡,不顧一切地想找到一個安全的避風港,能保護像她這樣孩子的地方—東河。她加入了一群逃離營地的孩子們。而他們勇敢的領袖—連恩無可自拔地愛上了露碧;但無論露碧對他的感情有多深,在經歷了她父母對她所做的一切行為之後,露碧都不敢冒險讓他靠近。當他們抵達東河時,所有事情都並不如她所想像,譬如那個神秘的領袖。

同時還有其他勢力也在行動,有人不顧一切地利用露碧來對抗政府。露將面對一個可怕的抉擇,一個可能意味著她將放棄唯一一個獲得正常生活的機會。

–亞莉珊卓‧布拉肯

關於製作

電影改編自暢銷青少年小說《闇黑之心》,故事從一個動盪不安的美國當局展開;98%的孩童死於一種神秘疾病,而倖存的2%孩童則被認為是國家的敵人,被迫開始逃亡。

「這部電影是關於孩子如何使用他們的超能力來掙扎求生,它有許多動作場面,但也有許多探討情感的部分。」導演珍妮佛尼爾森說。

【闇黑之心】仰賴觀眾對角色內心掙扎的認同,以及能在這場惡夢中看見自己的影子。「我們希望它就如同我們今天生活的現實一般。」尼爾森說。「這也會讓超能力變得獨特,它與我們日常生活的現實形成鮮明的對比。你應該能立刻想像出它發生在現代,而有人能做出這些神奇的事,所以我們不想把電影的背景放在久遠的時間之後,模糊的未來或虛構的地方。我們希望觀眾覺得這可能會發生。」

「我認為在這個時代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瞭解自己自身生命的有限。」格溫多蘭克里斯蒂說,她飾演賞金獵人珍女士。「我們活在一個動盪的時代,因此這些反烏托邦故事與我們的生活其實都與我們有著前所未有的關連,因為它們有很高的機會成真。」

「【闇黑之心】有著一段有趣的歷程,我們在五年前獲得這本書的權利,那個時候21 Laps主要是被當成一間製作喜劇或支柱型家庭電影的公司,」薛恩李維說,他的公司21 Laps為本片的製作公司。「但我知道我們一直希望能夠探索別的領域,這個領預備我稱為『角色主軸類型』。」

「我覺得這個故事有一個歷久不衰的主題,」製作人丹萊文補充道。「它如此普遍,講述的是孩童進入青少年期,發現自己與別人不一樣,別人難以瞭解,特別是大人和政府。於至他們被丟進營地。故事講述這些孩子長成青少年,並學會為自己奮戰和保護自己。我覺得對於融入群體以及尋求認同的恐懼,常常伴隨我們進入成人期。」

「這個故事的世界和我們的世界並沒有太大的差別。」阿曼德拉斯坦伯格說道,她飾演露碧戴里。「但發生了一些非常極端的事情。絕大多數的孩童死去。而剩下的孩子發展出這些令人費解的心靈能力。也因為這些能力,大人畏懼他們,把孩子們關進營地。因此,這個故事聚焦在一個逃出營地的女孩身上,以及當她在外頭的世界找到屬於自己的家人所發生的事。」

「任何經歷過青春期的人都可以跟這個故事產生共鳴。」萊文說。「而這是我們認為自己與眾不同之處,當人們看到預告片,當大家去看電影時,他們會意識到,這是一部講述現在,講述一些感覺非常真實的事情,而且可能明天就會發生,儘管其中有著一些奇幻與超能力的元素。對我們而言,這讓它更為貼近現實與真切,它就發生在明天,而不是某種有著新世界秩序的反烏托邦未來。」

「對我而言【闇黑之心】的特別之處在於,它能夠找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尼爾森補充道。「我覺得一部電影的『青少年』標籤已經很固定而且具有某種期待,我想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一些新鮮的東西。【闇黑之心】在劇本階段就很有新意。它有著深厚的情感連結。有著真實而鮮明的角色,你會希望想花時間跟他們相處。它也有著驚人的動作場面。但那樣的情感核心最吸引我。」

「這部電影有許多主題貫穿其中,」李維說。「它是一部探討歸屬感的電影,從某方面而言,這部電影只是剛好這些孩子具有某些超能力,但每個人依舊努力掙扎活下去,尋求認同。這是在青春期最重要的追求,這也是我們電影的焦點。」

「最終這是關於一小群有著超能力,超凡力量的孩子,他們還沒有完全理解自己的能力,他們在躲避政府追捕中相遇。它也是關於他們彼此依靠,相互連結,同時他們也在尋找跟他們一樣的人。它或許涉入一些激烈的主題與事件,但電影在本質上是帶有希望的。它在彼此建立關係與認同上充滿了希望。」李維說。

「這部電影超越了所有年齡層。」尼爾森說。「不僅僅是青少年。每個人都曾經過有那樣的階段,他們對自己的認知尚未完全確立。這也是關於去面對一些自己不滿意的部分,被認為是缺陷的部分,然後成長並且接受這些部分。去接受自己與眾不同之處,並且把它當成一種力量。這個故事關注的角色,在一開始十分無力而充滿畏懼,並且對於自己感到羞恥。而最後,觀眾會看到她的成長。觀眾會看著她變成一個強大而堅強的人,能夠完成一些她以為自己絕對無法辦到的事情。每個人都可以對這樣的過程產生認同。」

憑藉著動畫方面的背景,以及對功夫與動作電影的熱情,尼爾森是主掌這部女性主演動作冒險電影的理想導演。

「我們為了找人執導【闇黑之心】見了許多人。」李維承認。「在早期我們就夢想著,既然這是一部賦予女性力量的英雄旅程,如果我們能找到一位充滿遠見而又是女性的導演,一定能賦予這部電影一種真實的內蘊,以及更熟悉這些主題的知識,還有相關的經驗。我們見了珍妮佛尼爾森,她來自動畫界,並執導了之前兩部【功夫熊貓】電影,而它們明顯有著不同的調性,我們就知道她是這個工作的不二人選。」

尼爾森希望將露碧對家庭與生存的追求融入一種奮戰精神,以及許多心靈探討,這源於她長期賦予【功夫熊貓2】與【功夫熊貓3】更豐富的想像力,並將前所未見的世界化為真實。

「珍真的有著非常敏銳的眼光,」萊文說。「她是一位分鏡藝術家,當你看著這些分鏡時,它們真的很漂亮,每一件都像藝術品,它們有著那樣的等級與規模,我覺得人們都沒有意識到她具有這樣非常厲害的優勢。」

「她真的很喜愛探索事情更尖銳的一面,而我覺得她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藝術才能,從畫分鏡到接受過相關的訓練。她的腦海中有著每一幅畫面、每一個鏡頭。從外人來看真的非常驚人的過程。」

「這部電影的美麗之處在於,它結合了這些所有不同的元素,而要運用這麼多移動材料來完成這部電影需要一個像珍這樣強而有力的聲音,她對自己想要的東西有著非常具體的概念,而珍對電影的每一個畫面都畫了分鏡,對每一個鏡頭都做了清單。」電影的攝影師克萊默摩根索說。「珍對她所需要的東西要求十分簡明,許多視覺語言都來自於動畫。」

【闇黑之心】電影海報

系列小說/ 亞莉珊卓布拉肯

尼爾森對【闇黑之心】的核心內容有一個堅定的願景。「我認為它就是一個好故事。這也是為什麼這個系列故事能有這麼多粉絲。他們對角色產生共鳴。他們對故事傳達的訊息產生共鳴,他們對於其內容產生共鳴。也因為粉絲的興奮,也讓我很興奮能參與它。我讀過許多原創劇本,它們也很棒,但這個故事真的非常深刻。」

布拉肯第一次嘗試演戲就是跟飾演小胖的司蓋蘭布魯克斯,「謝天謝地我們有排練,因為我覺得我會在某一刻徹底搞砸。我覺得我沒辦法成為一位職業演員,但至少那一場我覺得我做得不錯。」布拉肯笑著說。

布拉肯回憶在片場的時候:「這次片場訪問最美妙之處在於,在我開車回家的路上,它真的被改編了。它結合了許多不同人的想像力與努力,他們全心全意投入其中。所有的演員都有非常棒的關係互動,看到這些真的很令我興奮。它變成一個團隊項目。就像每個人都可以分享這個故事,我覺得這樣很棒。」

選角

「演員的多樣性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李維說。「珍妮佛真的希望找到具有說服力的演員,而不是某種一般人期待的樣版。她想要多元化的演員陣容,並且反映出這個國家的多元性。而我覺得這是這部電影非常棒也非常重要的部分,因為它在探討差異性,以及包容擁護這些差異性。」

「露碧在這部電影中代表一種決定性的力量。我得承認,她幾乎出現在每一幕中,我認識阿曼德好幾年了,她剛好跟我大女兒念同一間學校。於是我也看過阿曼德在學校的表演。儘管當時她才十四歲,但很明顯這個女孩很特別。她不僅在舞台上和螢幕上威風凜凜,就如同【飢餓遊戲】」中的小芸,我看到她在《火爆浪子》(Grease)中以青少年偶像演唱「Beauty School Dropout」,一樣非常精彩!」

「她對事情思考的方式與感受比較深切,她對這些素材有真切的回應,而且有著正確的深度,有正確的能力來保留一些東西,而非在每一個畫面中都把自己表露無遺,揭開角色的全部,這在這部電影中非常重要。阿曼德有一種神秘的特質。有著敏銳的智慧,而她也具有一種真正的力量讓她成為最完美的露碧。」

「露碧這個角色頗為堅韌。」斯坦伯格說。「她也有點內向,就像小說裡面寫的那樣。因此,為了讓她在螢幕上更鮮活,我們想了許多辦法來展現她的各個面向,因為觀眾無法像看小說時,那樣看到她的內心。我覺得她充滿熱情,而且立場堅定。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這也是我很喜歡她的原因之一。她也很有思想,忠於自我。我覺得她跟我很像。」

談到是什麼吸引她加入這個計畫時,斯坦伯格說,「故事與故事的意義讓我立刻對這個計畫感到十分興奮。我認為這個故事和現今的世界有一些相似之處。」

飾演連恩的哈里斯迪金森非常興奮能加入這個計畫:「我喜歡這個劇本,它以現實為基礎,而它的主題回歸到真正重要的事物上,友誼、家庭、支持,以及為你的信念而戰。」

「連恩這個角色領導了一次起義,並且正在逃亡中。」李維解釋道。「他極度保護這個叫做小雀的小女孩,他們一起逃脫。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有力量,具有存在感,而且能夠演出愛情故事的人,因為愛情元素也是【闇黑之心】最強大的面向之一。而露碧及連恩的愛情故事雖然進展緩慢,但卻絲絲入扣。」

「這整部電影是一個前往『滑溜小子營地』的任務,」李維繼續說。「這個營地據說可以讓孩子自由自在地生活,克蘭西(由派崔克吉勃遜飾演)這個角色十分關鍵,因為他負責掌管這個烏托邦,類似《蒼蠅王》或【移動迷宮】」,一個只有孩子的文明或哨站,有秩序,仁慈,也有魅力。派崔克也帶來了這樣的魅力。甚至在克蘭西、露碧和連恩之前存在著三角愛情關係。我們希望觀眾會想知道露碧最終會走向何方。除了哈里斯和派崔克都非常帥氣之外,還充滿魅力,在螢幕上非常迷人,這樣的三角愛情關係真的很誘人。」

跟露碧和連恩一同前往滑溜小子營地的還有另外兩個角色:小雀,由米婭切赫飾演,以及小胖,由司蓋蘭布魯克斯飾演。

「小雀是一個九到十歲的女孩,而米婭非常令人出乎意料——她是一位年輕的女演員,而在這個年紀你很難找到一位很棒的演員。」李維說。「在米婭來試鏡時,她的臉部表情非常豐富。她的角色在電影95%的時間都沒有說話,這樣很不容易。所以你需要一個不需言語就能清楚表達的人。而且米婭,既使年紀這麼小都非常非常專業,帶給小雀這個角色一種難以表達的特質,我們在電影的過程中學到了這一點,這種特質屬於那些經歷過真正創傷的人,那些這樣的年紀遠遠不該承受的創傷。」

在讀過故事之後,切赫解釋說,「我可以把自己想像成她,我發現她和我一樣,都非常富有表現力。」

「而你會努力想替她加油。」李維補充道。「你會瞭解為什麼連恩會像大哥哥般拼死保護她。」

另一位同伴,小胖帶來其他的元素。「小胖不但像其他角色那樣具有立體感和真實性,」李維說,「他還帶有一定的輕鬆感。他有點直言不諱。當他發現露碧和連恩之間正在醞釀些什麼時,他也會把它點破,僅管這會讓人不舒服。」

「我覺得觀眾需要在一個世界中有些輕鬆,而在一部電影中,它有著一些沈重的主題,充滿張力的畫面,我知道作為一名觀眾,我會很感謝有人能提供一個小排氣口來釋放一些壓力,我們透過幽默來達成這件事。但它並不下流,也不愚蠢,而是比較機智。而小胖的角色負責在這個虛構家庭穿越各種地方時,提供一個迷人的喜劇面向。」

「我喜愛的電影是幽默是贏來的,不是透過引導或間接的噱頭,而是透過角色互動,角色衝突和性格不搭,有時候那些不搭反而很有趣。」

兩個截然不同的女性角色讓演員陣容變得更完滿:凱特,一位試圖幫助露碧的醫生,以及珍女士,一位追捕孩子們的賞金獵人。

「我很早就知道我們希望曼蒂摩爾演出凱特,」李維說。「我們需要有人具有那樣的力量,但她也有真正親和的溫暖。這是我們需要凱特這個角色的特質,她幾乎是個救星。我們需要相信這些,而曼蒂立刻就給了我們。」

「珍女士是一位賞金獵人,老實說,我們立刻想到格溫多蘭克里斯蒂,顯然,當你再看「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或【星際大戰:原力覺醒】時,格溫多蘭有著強大的存在感,令人生畏而且獨一無二,而她也有一位深具廣度的演員。」

「珍女士是一位公路戰士/賞金獵人,穿梭各地搜捕孩童,要將他們帶走,藉此換取賞金。她必須要很嚇人,但我們卻也同時希望她能夠以一種有趣而不同的方式來表現這種恐怖感。而不管格溫多蘭克里斯蒂做什麼,她都非常吸引人。」

克里斯蒂非常興奮地參與了這個計畫,她說,「讀過劇本之後,我覺得它和我們的時代,我們的政治局勢,世界各地嚴重而深刻的不安,可怕的難民情況有著很強烈的連結;尤其是在當今社會的輿論媒體方面,我希望我們能開始跟更多與我們看似不同的人建立關係,瞭解彼此的歧異其實並沒有那麼巨大。我希望,我們能夠認識彼此的人性,它需要被安慰,需要庇護,需要自由,當然還有愛。」克里斯蒂說。

「我覺得珍女士正在處理一個有趣的道德困境,她是一個英國人,卻被困在美國。因為政府為了這種疾病封閉了邊境。她覺得如果她能抓到這些孩子,拿到足夠的錢,她就可以回家,但當然是以犧牲這些孩子為代價。」克里斯蒂說。

「珍女士在書中是一個很棒的角色,」萊文補充道。「我覺得觀眾會喜歡電影中的她。」

顏色(藍、綠、橘、紅、黃)

在拍攝【闇黑之心】的過程中,好幾百個孩子穿著黃色、藍色、綠色的衣服衝過一條黑暗的小巷,勉強點亮的不祥警戒燈光掃過孩子們。警報聲響徹夜晚宣告了起義,士兵們追著孩子將他們逼向通電圍欄。雪花飄落而黑暗降臨,圍繞在哈里斯迪金森所飾演的連恩和米婭切赫飾演的小雀四周。迪金森運用他的力量將圍欄推倒。

一直以來阿曼德拉斯坦伯格害怕地看著她的視點以倒敘方式揭露孩童現況的嚴重性。2%的孩子從一種神秘疾病中倖存,而98%的美國孩童死於這種疾病,這樣的情況也讓當局認定,倖存的孩童對社會是一種危險威脅。

由傑克吉爾領導的資深特技團隊和特效總監麥可蘭迪瑞非常精確地描繪出這部電影所包含的緊張、恐懼與情感。

首先,電影團隊對每個孩子的超能力做了明確的構想,然後思考如何表現他們身邊的特技與特效。

「我們讓這些超能力感覺像你實際擁有它的模樣,而不只是巨大、高熱的爆炸。我們想讓它看起來真的來自於那些孩子身上,同時他們也還不知道該怎麼控制這些力量。」萊文說。

「我們希望展現出,如果你到達某個年齡,然後你突然出現了這種力量,你不太能夠控制它,而這對那些年輕孩子而言會有多可怕。」

「某些顏色比其他顏色更加危險,這很容易適用於現今社會,以及人們常見的一些偏見。我覺得這也是人們可以聯想到的一部份,我覺得認為自己受到不公對待的人,可以跟故事中的孩子產生共鳴,那些孩子被以能力和顏色來區別隔離。」萊文說。

「我認為這部電影最終想表達出,人們認為是不利因素或歧異的,其實是一種力量。」

橘印這個分類是指那些發展出心靈感應能力的人。斯坦伯格飾演的露碧就是被劃分在橘印,並有著讀心、影響別人的思考與行動的能力,甚至可以改變或刪除記憶,還能改變別人的感受。派崔克吉勃遜飾演的克蘭西格雷,也同樣是分類為橘印,並且發展出心靈感應的能力。

黃印這個分類是指那些發展出馭電超能力的人。米婭切赫飾演的小雀就是被分類在黃印,她能夠創造並且控制電流。他們被認定為更危險的一群。

綠印這個分類是指那些發展出強化心靈與智力的人。雖然小胖在小說中被分類為藍印者(念動力),但電影團隊決定把他改為綠印者,好讓隊伍可以具備四種不同顏色。在電影中,小胖發展出高度的解析能力,以及過目不忘的能力。

藍印這個分類是屬於發展出念動力的人。哈里斯迪金森飾演的連恩就是被分類為藍印者,他的能力是可以用心靈移動物品。

紅印這個分類是指那些發展出馭火能力的人。紅印者能夠創造並且控制火焰。因此,他們具有巨大的破壞潛能,也被認為是超能力中最危險的—對於特技指導傑克吉爾而言也是最大的挑戰。

特技與動作

為了將超能力的力量從紙上帶到大銀幕之上,尼爾森與吉爾密切合作。

「珍很快就上手,真的很棒。」吉爾說。「她就像海綿一樣,她想學習所有的相關內容,並且問『相關的參數是什麼?我們在這邊可以做什麼?我們要怎麼能得到這個?』有這麼認真想學習的人真的幫助很大,能帶來真正的通力合作。」

「珍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你問她的每個問題,她都有很棒的答案。這樣可以讓我們走上正確的道路。」

「我們為了紅印者使用了真正的火焰噴射器。那些火焰噴射器就像是二戰時代的老火焰噴射器。用高速噴出液態汽油,在高壓之下,它會噴出七十到八十呎。而在電影中,你會看到紅印者,噴出那樣的火焰,在噴嘴和著火處大概會有五呎的緩衝區,然後當火焰掌控那邊,它會點燃路徑上的所有東西。」

當我們在考慮特技鏡頭時,吉爾說,「它的概念是,儘管這看起來像是個末日後世界,但對他們而言並非世界末日。我們希望人們依舊可以感受到有希望存在。我們希望它能讓人覺得他們為了讓事情變得更好而奮戰。所以在動作場景上,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讓那些角色隨著角色成長來建構。他們都在學習他們的超能力是怎麼回事。他們在學習如何駕馭它們。他們在學習如何去做這些不同的事情。」

「我們嘗試的方向是設計動作時,我們不會在電影一開始就給觀眾最大的動作場面。我們會根據節奏來設計所有的超能力與動作場景,等到進入第三幕時,我們就會推出整部電影最大的動作場景。所以它也像是我們所有人的一種旅程,因為角色確實建構了這樣一個事實,他們彼此相識,然後找出每個人的能力所在。」

「然後團隊之間會漸漸發現他們有點害怕對方,因為他們不知道同伴會不會背叛他們。於是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彼此信任。一旦他們互相信任,他們就可以互相幫助,嘗試找到他們要去的地方。但壞人總是緊追在後,而關鍵在於他們不知道誰是朋友,誰又是敵人。」

「我們面對的最大挑戰之一,在第三幕的結尾時,我們有很多噴火的角色。他們可以把火焰噴出70呎。所以我們使用了真正的背包式火焰噴射器,它們用真正的柴油和汽油燃料,因此需要大量的時間進行排練。在我們拍攝最終場景前,我們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排練,因為其中包含了所有的細節。」

吉爾找來了最棒的越野場景專家,招募經驗豐富的特技指導,包括他的兄弟安迪吉爾,以及他的多年好友特技指導蓋瑞海姆斯。

「當格溫多蘭克里斯蒂進行汽車追逐場景時,我們拍得像是她在開車,」安迪解釋說。「但實際上是我在開車,從一個我們稱為分離艙的機具中駕駛。它位在車子頂部,安裝在車頂之上。我負責轉向、煞車、踩油門,全部透過液壓來控制車子。她沒有執行轉向、煞車或踩油門。實際上車內甚至沒有踏板。她坐在裡面,演出她在開車的模樣,所以我們需要一次又一次地排練,讓她瞭解我在做的那些動作,所以她才能對那些動作做出反應。傑克告訴她這些,然後告訴我,他希望我做那些動作,或許是在路上來回,或是滑行180度或是轉彎與滑行,衝出道路。」

吉爾和團隊利用他們在【玩命關頭】系列的經驗,他們知道需要在真正的道路上使用真車。「一旦我們回歸真實的動作,觀眾會感覺得到,他們會覺得融入其中,這也是我們在所有【玩命關頭】電影中運用的技巧。」他說。

「我們使用了幾種不同的機具,一種我們叫它酥餅機具,這種機具有點像是一個行動平台,它有個吊艙像是一個籠子,你可以從載具上控制,把吊艙放在車子四周的任何一個地方。所以你可以從每一個不同的角度看到,它像是一個平板車,但有著顯示器、轉向器,然後你可以從把吊艙放在任何想要的位置,它提供了靈活的攝影角度運用。」

「我們使用的其他機具叫做分離艙,它看起來就像是放在車子上的玩具車,駕駛從分離艙中開車,我們的演員可以在車內演出,看起來就像是他在駕駛一樣。」

「從攝影機的角度來看,我們真的在這些危險狀況下駕駛車輛,」克里斯蒂說,「但大多數情況下,其實都有特技駕駛在機具上控制車輛,我們只是在演戲,但從某方面而言,都很可怕。我的意思是,開車時有人在後座指指點點……」

「傑克吉爾和他的團隊帶來了這樣棒的奇景與經驗,我認為這真正提升了這部電影,我們很高興能邀請他參與。」萊文說。

美術設計

「我們想讓整個環境和電影本身都非常真實,具體而可靠。」美術總監羅素巴恩斯說。「我們不想成為那種過度光鮮精美的電影,我們想打破一些過去青少年電影的模式。」

「瑟蒙德營地(露碧在電影開頭被監禁的地方)應該十分沈悶而黯淡,而且我們想讓露碧在離開這裡後,替她的世界引入各種色彩。」巴恩斯繼續說。「露碧被監禁了六年,最終她遇到一群孩子,那是她最近接家人的存在。她的視野很寬,她透過不同的鏡片來看這個世界,所以我們真的透過這種顏色的爆炸來表達這一點,音調變得更加生動,呈現出一種新世界的對比。」

「珍妮佛希望這部電影看起來溫暖而有吸引力,成為一個你想要進入的世界,特別是當露碧逃離營地之後,她非常自由、年輕,生氣勃勃,珍不希望這個故事變成另一個末日後電影。她不希望電影變得冰冷而不吸引人。」

電影在亞特蘭大拍攝,各式各樣的景點對於電影團隊而言是一大福音。「亞特蘭大真的很棒,」巴恩斯認同。「景點的多樣,而且靠近城市。它提供了許多截然不同的環境,從郊區到工業區,還有一點點末日後的風格,還有一個很棒的片場。」

「喬治亞是一個不同風貌的金礦。」攝影師克萊默摩根索補充道。「它有著鬱鬱蔥蔥的熱帶風情,因為這裡雨水和樹木都很多。就像綠色爆炸一般,這對珍的視覺設計非常重要,利用過度生長來去作為一種末日後的表現手法,對照郊外倉庫區的解構。」

亞特蘭大的地理環境也有助於打造滑溜小子的營地。大自然提供了設計的靈感。「對於滑溜小子的營地而言,最重要的是我們找到了樹木圍繞的盆地作為營地,它帶來了自由的景象,同時也說明營地被隱藏起來。」巴恩斯說。「我們在亞特蘭大郊外的石山外圍找到了這個美麗的角落,滿足了所有的條件。」巴恩補充道。「我們發現了蔥鬱的綠色植物、茂密的森林還有一切能增強露碧離開瑟蒙德營地後的希望感。」

儘管我們希望電影的感覺是設定在現代,但巴恩斯和尼爾森認為場景還是需要一些從所未見的感覺。「我對監獄和軍事基地做了一些研究,但我們開始打造一種十分獨特的環境,沒有過多的歷史參考,所以我們真的從頭打造這一切。」巴恩斯說。

雖然這是巴恩斯跟尼爾森第一次合作,巴恩斯認為與導演的合作十分和諧,「因為她從動畫界出身,她可以非常快速而且非常有效率地抽離,並且真正傳達她心中的內容,這讓我的工作輕鬆許多。」他解釋道。「那些分鏡對所有部門都是非常重要的起點,我們能夠直接看到她所想的,並且幫助打造她設想的世界。」

「電影應該感覺像是如果某些瘋狂的世界發生,那幾個月之內就可能慧眼變成這樣。」李維說。「我希望它看起來就像我們的世界,可以理解,因為我覺得這會讓主題與事件變得更令人難以忘懷,因為它可能就會發生在我們身邊。就像是自然界的一道風景,雖然沒有了青少年,但依舊美麗、繁盛而充滿希望。」

「我認為故事的重點在於,它展現出一種人們可以戰勝偏見的希望,使用他們的能力和宛如家人的同伴,被其他瞭解自由代價的人所接納。」萊文補充道。

「珍是一個充滿希望的人,她看到人性的美好,我覺得你會在這部電影中看見這些。」摩根索說。

「【闇黑之心】將會帶給觀眾一個難得的機會,一段令人興奮的旅程,它有動作、有冒險、有超炫的場景、戰鬥鏡頭、超能力使用—一樣不缺。但我覺得觀眾也可以期待這部電影有更深刻的情感體驗,因為在這些奇妙酷炫的畫面之外,它的核心依舊是這些角色如何尋找自己的定位,最終,發現他們的歸屬就是彼此。」李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