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天才童星讓邱澤沒輒 四分衛主唱陳如山自願剩下背影

0
3909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陸續在粉專推出了許多KUSO短片,博得粉絲大大好評,邱澤、謝盈萱這對「非常態情敵」被宣傳人員惡搞之餘卻大呼「小case」,因為片中在影帝、影后之間「穿針引線」的兩個重要男人「更難搞」!

第一難搞的是新人黃聖球,他在片中飾演謝盈萱的兒子,是徐譽庭從數十位試鏡童星中挑選出來的,然其獲選原因竟然是因為另一位導演許智彥想打他:「他把那種因原生家庭的悲劇宿命,導致心裡有許多心事卻說不出口,於是非常叛逆的少年氣質詮釋的非常自然,就好像天生如此。」。

但事實上黃聖球卻出身在一個幸福的「玩」美家庭,父親是以「鼓聲若響」紅遍大街小巷的金曲客家歌王黃連煜,從小就被爸爸天天帶著爬山,而媽媽美麗又開明,一點也不「劉三蓮」(片中母親的名字),但年僅14歲的黃聖球,卻能將一個和自己完全相反的角色詮釋的讓人驚艷,甚至一開拍就把劇本「弄丟了」,讓超級敬業的邱澤忍不住要「機會教育」故意測試他,黃聖球竟一句也沒落詞:「因為我覺得他(片中角色)就是想講那句話!」

拍攝期間,黃聖球每天帶一樣新玩具到現場教劇組伙伴「怎麼玩」,從手指滑板到腳下的真實滑板,所以導演徐譽庭每次要跟他講戲都得把握關鍵重點,因為他只有十分鐘的耐性;如果稱讚他演得好,他就會立刻反駁:「我沒有在演!」。黃聖球的沒耐性,不但讓對手演員邱澤和謝盈萱「驚恐萬分」,卻也由衷的感謝:「因為他有一種魔力,會讓你掉入一個境界,而忘記自己在拍戲。」。黃聖球的優異天分,也獲得了台北電影節評審的青睞,在最佳新人獎項中進入最終決選名單。

另一位「難搞」的男人是影壇新人、樂壇老鳥陳如山。阿山一直非常熱愛電影,初接到電影邀約時,他一度以為是找他做配樂,當他再三確認是「演出」時,興奮度更是倍增,因為他最喜歡挑戰自己的「不會」。所以雖然身為台灣搖滾樂團一霸,從排戲到整個拍攝過程,阿山卻像學生一般態度虛心,永遠正能量。

而陽光大叔阿山飾演的「宋正遠」,卻是全片的「問題人物」,因此每一出場都是重頭戲,包括邱澤陪他一起落髮,因為一刀一刀都是來真的,所以必須一次OK,沒有重來的機會;而被謝盈萱「強暴」的那場戲,為展現當下的「力道」、滿足各種鏡位,共拍了十二遍,累到傻笑的阿山只好大唱自己的經典名曲:「起來!」,讓尷尬臉紅的謝盈萱終於大笑。

正因阿山的敬業,讓剪接師雷震卿和導演徐譽庭完全不忍割捨,於是邱澤與謝盈萱許多細膩的情感表現,卻必須因對跳鏡位而中斷。不料,在看完第一版剪接後,阿山卻主動地告訴徐譽庭:「有時候不存在的比存在的還要有意義。」,徐譽庭當下萬分敬佩又感動,這才放心的展開大刀闊斧,徐譽庭感激地說:「所以邱澤、謝盈萱的影帝影后,是阿山用模糊的背影換來的!」。

劇照攝影/王志偉 劇照提供/親愛的工作室

相關報導:
邱澤、謝盈萱《誰先愛上他的》入選釜山影展「亞洲電影之窗」單元!謝盈萱表演潔癖逼出影后的誕生

本屆釜山影展9/4下午公布了入選名單,得知《誰先愛上他的》獲選「亞洲電影之窗」單元的當下,正在和發行商開宣傳會議的導演徐譽庭完全來不及「有感想」,就趕緊請同事將喜訊轉達給男女主角邱澤與謝盈萱,希望兩人努力喬檔期,也祈禱釜山放映時間千萬別跟謝盈萱雙料入圍的金鐘獎撞期,非常希望兩位演員能隨片參與這個亞洲電影的盛會。

台北電影節獲獎後,謝盈萱在家閉關了三天,除了欣慰終於有獎金可以付房租之外,她一直問著自己「怎麼辦?」,她說:「其實我一直很抗拒出名這件事,因為很害怕失去自我。」但,人生就是這麼的弔詭,之前一部電影,導演想找她演出,而資方卻對卡司不夠知名有疑慮、想要換掉她,可是拿到「影后」獎後,謝盈萱就接到確認演出的通知了。

被過去合作過夥伴以太敬業、太一絲不苟、鬼見愁……等各種形容詞標籤過的謝盈萱,從扛地板、搬器材什麼都要做的「小劇場演員」到「劇場女神」,直至今年以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在台北電影節封后、金鐘獎雙料入圍,整整歷經了17年,但她到現在還寧可過著戶頭不到一千元的苦日子,卻堅持「挑本」、以及完成「願望清單」的「潔癖」。

挑本這件事情,謝盈萱自有一套奇妙的邏輯,她從不挑角色大小,但是角色一定要有趣,所以即便日子再苦,也願意耐心等待那個「好好玩」的角色;龜毛的她還替自己擬了一份「必須合作的願望清單」,就算酬勞再低,只要可以和嚮往的合作伙伴一起「玩」,她就在所不惜。所以當《誰先愛上他的》製片聯繫她時,她說她真的在家裡狂叫了三分鐘,不只因為一次完成了願望清單裡的呂蒔媛編劇、以及慕名已久的劇場導演徐譽庭,更包括她是個很瞭解自己的演員:「對電影來說,我沒有知名度、沒有票房,尤其我的嗓音低沈,是被很多導演詬病的地方,我真的真的很佩服譽庭姊的勇氣,堅持找我演女主角!」。

無巧不巧的,徐譽庭第一次看到謝盈萱在舞台劇的表演時,就暗暗記下這個名字,也列入了合作清單,而讓徐譽庭說服投資方、決定大膽啟用謝盈萱的原因,正是謝盈萱最耽憂的「聲音」。徐譽庭表示:「劉三蓮太吵了,我需要一個低沈的聲音才不會讓觀眾被轟炸,更重要的是,劉三蓮是個很容易就過頭的角色,我需要一個懂得『做功課』的演員!」。

台北電影節首映之後,許多觀眾都留言讚嘆謝盈萱表演細膩。喜劇通常流於誇張、外顯,但謝盈萱卻在充滿能量的舉手投足中的潛台詞裡,展現了劉三蓮的潔癖、疑心病、神經質,謝盈萱為此做足了角色功課,她觀察了各形各色的大嬸,找出她們的特色:飽滿的肺活量、莽撞付出、以愛之名的無所畏懼,以及小氣!所以,劉三蓮竟然連兒子裝藥膏的藥袋都折好收進口袋,甚至在「劉三蓮的家」經美術組置景完成後,謝盈萱要求劇組讓自己進去「睡一晚」,堅持在正式拍攝前熟悉場景空間,讓她片中的「家」沾上女主人的氣息。甚至為了展現劉三蓮對自己的憤怒與厭惡,謝盈萱對自己下了重手,一場以梳子重重打在自己腦袋上的戲,當場濺血!

而劉三蓮向諮商師告白那場最讓觀者動容的戲,是全片的殺青戲。謝盈萱說,開拍前導演徐譽庭走向她,蹲在她面前低聲對她說:「盈萱,劉三蓮的委屈,就交給妳了。」,那場戲一次OK,徐譽庭甚至捨不得喊卡,另一位工作人員在Monitor前看完後暗暗的嘟囔了一句:「我好像看見了一個影后的誕生。」。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攝影 王志偉/提供 親愛的工作室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攝影 王志偉/提供 親愛的工作室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攝影 王志偉/提供 親愛的工作室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攝影 王志偉/提供 親愛的工作室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攝影 王志偉/提供 親愛的工作室

《誰先愛上他的》由邱澤主演,金鐘名導徐譽庭與導演許智彥聯合執導

相關報導:

真的好有愛!《誰先愛上他的》 眾星友情加持挺徐譽庭導演處女作

兩大金鐘編劇呂蒔媛、徐譽庭合力編寫的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劇本嚴謹又紮實,被業界一干前輩稱讚之餘,也難倒了眾人:它不只是喜劇、也不只是愛情劇、更不只是家庭溫馨劇……最終只能以「無法定位的好看劇種」來形容。

編劇徐譽庭說,自己當初成立親愛的工作室下海擔任製作人,中心主旨就是要「善待劇本」。在某次偶然的機會讀到呂蒔媛的劇本,兩人雖路數不同,但呂蒔媛的精彩,讓徐譽庭簡直又愛又恨,深覺自己無法成為呂蒔媛旗鼓相當的敵人,乾脆來作朋友算了,於是展開邀稿!在經歷「彷彿早就認識」的長談後,徐譽庭立刻下訂邀約了《誰先愛上他的》劇本,半年後拿到的初稿,讓徐譽庭驚愕又驚喜:「我以為我邀的是悲劇,結果收到一個讓我笑個不停的劇本!」。而徐譽庭會踏上導演之路,也是因這位「敵友」的鼓勵:「妳這麼會嫌導演拍不好,乾脆自己來拍啦!」。

【誰先愛上他的】萬芳

決定自己「撩下去」的徐譽庭,萬萬沒料到在一個月內就籌到了開拍金,全數來自周邊朋友積沙成塔,為了不辜負大家的信賴、讓好友們都能保住「養老金」,她第一個想找的演員就是「萬芳」,除了打從舞台劇就開始的相知默契、萬芳的表演讓徐譽庭充滿安全感之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小秘密:被稱為仙女的萬芳具有神奇的魔力,擁有人類圖裡非常稀有的「金錢通道」,所以只要徐譽庭找她參與的作品,總會驚險度過難關,且不會賠錢!

【誰先愛上他的】楊麗音

除了「仙女」萬芳,徐譽庭的劇場好友楊麗音和鍾欣凌在電影《誰先愛上他的》中一個現身、一個獻聲,其中還發生一件感人小故事。徐譽庭透露,當初她原本找鍾欣凌飾演女主角謝盈萱的姐姐,未料楊麗音碰上經紀公司負責人欠債失聯,導致她領不到百餘萬演出費的突發狀況,徐譽庭與鍾欣凌當下商議將這個角色改邀楊麗音演出,鍾欣凌則義氣相挺免費為片中收音機傳出的電台主持人獻聲,演藝圈姐妹情深令人感動。

高愛倫(左)首次演出電影【誰先愛上他的】表現自然生動。(右為謝盈萱)

另外一段友誼加持,就是飾演邱澤母親的高愛倫,她曾任民生報、大成報、星報高層,為娛樂圈赫赫有名資深媒體人。數年前徐譽庭在高姊的宅邸內目睹其結婚大合照眾星閃瞎眼的陣容時,就曾開玩笑地說:「以後我拍電影,一定要找高姊來演,光靠照片上的貴人,票房就不用擔憂了!」。沒想到,這次當徐譽庭苦惱著要為邱澤找一個非常可愛的媽媽正絞盡腦汁之際,剛好高愛倫有事LINE她,讓徐譽庭靈光乍現,直說:「老天爺太愛我了!」。

高愛倫結婚照巨星雲集。(照片提供高愛倫)

只有四場戲的高愛倫,雖是第一次演出,卻自然生動到讓所有媒體後輩驚艷,尤其是影后林青霞,千呼萬喚的期待《誰先愛上他的》能到香港上映,直說屆時不但要好好看好友的大銀幕處女作,更要好好的款待徐譽庭導演,竟然能「請得動高愛倫」!

劇照攝影/王志偉 劇照提供/親愛的工作室

【誰先愛上他的】楊麗音
【誰先愛上他的】楊麗音
【誰先愛上他的】楊麗音
【誰先愛上他的】萬芳
【誰先愛上他的】萬芳

劇照攝影/王志偉 劇照提供/親愛的工作室

相關影音:

第20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 《誰先愛上他的》邱澤

第20屆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 《誰先愛上他的》謝盈萱

第20屆台北電影獎最佳劇情長片《誰先愛上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