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中隊檔案大解密】楊佈新導演《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為世代留下備忘錄

0
1303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片試映,楊佈新靠信念苦撐六年完成
解密黑貓中隊檔案,楊佈新導演新作《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為世代留下備忘錄

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講述台灣空軍史上最神秘的高空偵查第35中隊「黑貓中隊」,最終只有28位精英中的精英成功結訓,他們授命在冷戰時期執行一個生存機率比俄羅斯輪盤還低的機密任務。這28位黑貓中隊飛行員的生命故事,透過導演楊佈新的視角,不再是一頁被遺忘的歷史;而這部耗時近6年,橫跨美國、加拿大、英國、北京、江西、南京、福州等7個城市,親自尋訪拍攝52位人士,剪輯修改超過30個版本才得以完成的紀錄片,4日舉行媒體試片,黑貓中隊成員中執行最後一趟任務的邱松州教官的女兒邱怡華也到場為楊佈新導演加油打氣,本片將於10月26日全台上映。

黑貓隊員邱松州教官女兒邱怡華(右)現身媒體試片為導演楊佈新(左)打氣_寬和影像提供

於冷戰時期執行神秘台美合作任務「快刀計畫」的黑貓中隊,因為任務常在夜間出巡,一人一機獨立航行於70,000英呎高空,機腹下裝載有直徑達90公釐的攝影機鏡頭,故稱之為「黑貓」。當黑貓中隊成員一旦被告知要執行秘密任務時,即需做飛行準備,由於飛行高度達70,000英呎,需要吸純氧以及著壓力太空衣,無論是起飛和降落都有巨大危險性。也由於他們通常都是在身邊最愛的人熟睡時起飛,因此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去向,況且過了台灣海峽,他們就會消失在雷達上,更加沒有人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重新出現在雷達上,平安歸來,包括他們自己。

媒體試片上,邱松州教官的女兒邱怡華也特地前來為楊佈新導演加油打氣。她回憶起小時候,和家人們在美國協助設置的桃園基地及眷村中過著平凡的總總日常,那時父親常帶著我和哥哥(邱怡然)去基地裡玩,還有游泳池,小時候生活很愜意,卻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原來是在做著這樣出生入死的任務。本次也是邱怡華第一次看片,導演不好意思地說:「礙於篇幅,把怡華的訪問片段給剪掉了。」身為黑貓中隊的子女,邱怡華覺得做這部紀錄片的時機很對,看完她內心也有極大感觸,她表示,小時候在眷村,男性長輩很容易去世,那些死亡,那些難過,本來看不清楚的一件事又把它壓下去,不是很舒服,看完片勾起我內心平常不會出現的東西,但也必須接受這一部分的自己。

邱怡華也有著跟父親邱松州一樣的勇敢淡定個性,她回憶起,有一次我在家聽到媽媽接電話,很緊張地問電話那頭:「怎麼不見了?」,當時我大概7、8歲吧,身為飛行員的子女其實都挺敏感的,我知道這次情況可能不太好了,會不會是我爸爸掉下來了?在那個年代,飛行員墜機率極高,我常聽爸爸說,常常是一覺醒來,室友就換人了,但是飛行員不能有太多感覺,我爸常說,即便是最好的朋友掉下來了,也只能有三分鐘悲傷,然後繼續往前。

要說好這樣一個大格局的時代故事,對一個沒有太多資源的獨立導演來說,本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黑貓中隊」的歷史在台灣一直沒有一個很清楚的論述,導演僅能在1989年英國作家包科克寫的書轉譯成中文,以及90年代葉常棣與張立義返台的相關新聞,耗時近6年的尋訪與拍攝,不僅得爬梳機密檔案,埋頭於各種文獻中找尋線索;在交涉拍攝場景的過程中,也得經過繁複的申請才能重回桃園基地,更別提尋求贊助赴美拍攝黑貓航空紀念公園之U-2偵察機真貌及訪問相關人員,以及復刻U-2模型機拍攝重置畫面。更感到難受的是,在漫長而一步一腳印的過程當中,儘管一直有時光不待的急切,依舊不敵年事已高的黑貓爺爺們的逐漸凋零。(華錫鈞將軍於2017年辭世、葉常棣教官於2016年過世)

「最大的困難其實是源自於自己的焦慮跟恐懼,我不是個親身參與者,我只是個紀錄者」,楊佈新導演如是說。電影中出現的重置畫面,楊佈新表示,最困難的部分是用影像表達「怎麼被擊落」,這些黑貓英雄們的記憶都很清楚,我選擇在有限預算下做模型來拍攝,因為當年是類比飛行,所以我用舊電影的邏輯去呈現。黑貓中隊28位成員,有著不同命運卻有相同夢想,如果說電影是說故事,那紀錄片就是說真實的故事,為了這個真實,回家的路變得更加艱困和漫長。並非空軍子弟的楊佈新導演,感同身受孤軍奮戰的心情,用最真摰的眼睛,紀錄黑貓英雄們的人生旅程以及這個土地上,不可磨滅的真實歷史。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10月26日全台上映。

【照片來源】寬和影像

相關報導:

耗時六年紀錄拍攝,揭開黑貓英雄的神秘面紗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終於問世,導演楊佈新:這是我留給下一個世代的備忘錄

Date:2018/09/05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片,由導演楊佈新耗時6年的尋訪拍攝,飛越39,630公里,穿越三大洲,橫跨太平洋、台灣海峽、大西洋,並長征美國、加拿大、英國、北京、江西、南京、福州等地的影像紀實,片中52人以上的親身訪談,超過30個版本的剪輯,這一切的堅持,為的就是還原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的歷史真貌,訴說這一頁被遺忘的歷史。官方粉絲專頁在8月中、下旬公佈了兩支前導片花。

黑貓中隊,台灣空軍史上最神秘的高空偵察中隊,只有28位空軍精英中的精英能成功結訓,執行冷戰時期神秘的台美合作任務「快刀計畫」。因為任務常為夜間出巡,巡航70,000英呎,一人一機,機腹下裝備有直徑達90公釐的攝影機鏡頭,故稱之為「黑貓」。任務內容是經由雙方總統簽屬同意執行任務,從桃園基地或泰國美軍基地起飛,跨越台灣海峽至中國大陸拍攝偵察空照圖,帶回珍貴無比的戰略情資由雙方共享,他們堪稱是第一代的Google Map,但每趟任務卻只有五成的機率可以平安回家,邱松州教官表示:「這個或然率比玩俄羅斯輪盤還要危險。」蔡盛雄教官也說:「我經常訓練與等待任務後,半夜就開著車到台北一直繞、一直繞,只想感覺到活著。」他們用性命和青春去駕馭最困難的U-2偵察機,從1961年到1974年,14年間共執行220次任務,只有17位成員全身而退,其中2位成員葉常棣與張立義在任務中遭共軍擊落被俘近20年,幾經波折,青年已成白頭,終於在1990年9月4日得以返台歸隊。

在張立義教官回台的華航班機上,機長是曾經的黑貓中隊同袍范鴻棣機長、張教官的兒子則是該航班機組員,共同迎接漫長離家的他,並與妻子再次重聚。一開始原本不願意受訪的張教官,在導演楊佈新一次又一次的拜訪和說服後,終於答應參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片的拍攝,除了台北,拍攝期間他也帶著導演回到他的南京家鄉,勾勒出他經歷戰亂童年與俘虜期間的記憶。葉常棣教官則是定居德州,2016年才回到台北定居,沒想到回台後不久,在一天清早出外散步後返家,突然不適過世。妻子回憶,那天早上他還特別說要換黑貓中隊的帽子出去走走。拍攝過程中,葉常棣教官受訪時眼睛閃閃發亮地說:「那飛鷹的胸章一掛戴,是我夢寐以求的!」在導演安排迎接他回台定居的晚宴上,他還開心的聽著紀錄片剛出爐的主題曲「飛將在」,如今卻等不及電影面世,就先離世了。楊佈新語帶感傷地說:「如果能再早點完成片子就好了。」

楊佈新導演,童年一直有個飛行夢,雖然沒有實現,進而因藝術天賦成為商業廣告、音樂MV,及多部知名電視劇《愛情白皮書》、《戀香》的導演,他一直渴望能拍出一部不受商業羈絆代表自己志業的作品,6年前,因緣際會之下他開始籌拍《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片,從頭學習,楊佈新用生命挖掘歷史、接觸黑貓英雄,在非常艱困的條件下,堅持拍攝黑貓中隊的紀錄片,並得到老黑貓教官們的支持,楊佈新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放棄!」他從一人開始,埋頭苦做,號召了志同道合的工作人員,從時代格局、軍事領域逐步深入了解,將黑貓中隊的真實人生一步步拼圖。除了拍攝,他更成為黑貓英雄們的好朋友,祈願留下老黑貓教官們無悔穿越夢想與飛行的生命旅程,共同為下個世代留下一個關於戰爭與和平的備忘錄。

楊佈新和黑貓中隊,相隔近五十年,用各自的方式,深深地愛著這片土地,以及這片土地滋養的你和我。黑貓中隊成員以性命為經,以青春為緯,他們用性命寫下青春,寫下對這個土地的安靜守護,胸口上的飛鷹和榮耀是他們南腔北調中共同的語言,也是他們的夢想和心願。楊佈新與黑貓中隊,他們是星空下的老男孩,宿命的交會,感人的忘年之交,一起攜手寫歷史,見證天空中最美麗的一群人用生命寫下的故事。

《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主題曲「飛將在」

《飛將在》 詞曲/演唱:非非(朱源輝) 導演/楊佈新

你離家的時候 還是個大男孩
When you left the homeland, you were still a young man

除了一心的慷慨甚麼行李都沒有帶
Except a heart full of passion You brought no luggage

是最壞的年代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也是最好的年代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你從沒想過未來
You didn’t think much about the future

未來卻早已將你安排
But the future had already set a destiny for you

你真的飛過 五嶽三江雄關要塞
You did fly over mountains and rivers, borders and fortresses

只是 你卻飛不過
But you have never flown through

人生許多意外
So much unpredictability of life

飛將在 一直都在
Ace forever

只是青春一去 不回來
But their youth was lost and will never return

飛將在 一直都在
Ace forever

只是轉身 家國已更改
But realized the country that they protected is no longer the same

若非活的豪邁
If never living bold and free

怎麼能死得痛快
How can one face death without fear and regret?

可是 很多人沒說再見
However, there were many that didn’t say goodbye

就永遠的離開
But left forever

比飛翔更難是降落 平安回來
Landing and a safe return is harder than staying in the sky

然而最難的卻是 地面上無盡等待
But endless waiting on the ground is even harder

飛將在 一直都在
Ace forever

只是青春一去 不回來
But their youth was lost and will never return

飛將在 一直都在
Ace forever

只是轉身 家國已更改
But realized the country that they protected is no longer the same

飛將在 一直都在
Ace forever

只是不明白誰勝 誰敗
But we don’t understand Who’s the winner? Who’s the loser?

飛將在 一直都在
Ace forever

即使一切能重來
Even if time could turn back

我猜 你所有選擇
I think, all your decisions

仍不更改
Will still be unchanged.

《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主題曲「飛將在」幕後紀實

『因為這事關一個世代的顛沛流離,
事關 很多家庭隱忍多年的記憶,
事關 人與人之間,怎樣都磨滅不了的恩義。
.
但願戰爭真的結束,
但願和平真的永駐,
但情懷 跟 記憶 還有其他等等,
還是希望更多人懂吧!
我其實已經辭窮,
那可能就是非得用一部電影 一首歌 一些心血,
才能清楚告訴大家的。』- 非非(朱源輝)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電影劇照